浧及.

我要火!让我涨粉!拜托了!
顺便还愿一下!谢谢!!江超越!!我认识了超多的太太!超开心!还愿!

怼江600的方喻宁:

让我火!
转发这个江超越
你一定阔以一步六百

怼江600的莫子吟。:

让我火!

此人三观啊

甜甜十方:

太恶毒了吧


芬达想循环打爆江600的脑壳:



您真的恶毒。
顺便说。教唆别人自杀构成犯罪。




江书衍_ 杠精和ky有多远滚多远:







约完d5回来听说有人因为我割腕?
okkkkk,我求你快去死吧,心理承受能力这么差还好意思出来混圈玩网络。
顺便感谢一下把某人逼到割腕的小可爱,真心感谢你,你是天使!!!
真是承包了我今年的笑点了,你死不死跟我有个屁关系,我把刀架在你脖子上让你去死啦?
要割腕赶紧割,别磨磨唧唧的。
快去死吧,我谢谢你哦。
希望我看完电视剧回来能听到你死了的好消息。





果然什么人就有什么粉丝呵。

解红妆:

@江书衍_ 杠精和ky有多远滚多远 恕我直言,你不是人
所以请你去死🙂

那你真的是很厉害了哦:

最恶心的

拿老师的童年阴影怼人

您还算是个东西吗? @江书衍_ 杠精和ky有多远滚多远

问候您家人🙃

我可去你的咒人死,我觉得咒人家死毕竟不是道德的事,毕竟某位老师的粉丝呢,随口一个诅咒,一个去死,一个死全家,我原本以为某些大大会立刻洗白:啊这不是我干的!这一定是黑粉,一定是来黑我的!不要看我!不是我啊啊啊

但是呢,事实是某位老师自己不仅不洗白(洗白都够讨厌的了)还夸人家骂的好,我的理解为:咒别人死太好啦!你怎么不去死?你快去死吧死吧hhhhh关我什么事?你可快去死吧!
你有没有想过当事人的感受?
有人跟你亲友讲,江狗带怎么还不去狗带啊??!哈哈哈那个逼他的小天使你真是太棒了啊啊啊!我爱李,啵唧!你怎么还不快去死啊啊啊啊啊啊!你快死啊啊啊!去死去死去死(此段参考据说是mxtx小号的文章)
看,现在有石锤说某位老师骂人咒死,那位姑娘真的做出来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,你,就是第一当事人,ok?我不是说过吗?你是青少年,好,你进少管所,记案底,成年了,好,上法庭,判刑,(或许真有可能判间接杀人罪呢呵)案底一记,您那远大的梦想什么的,下辈子吧。
江老师什么时候退圈? @江书衍_ 杠精和ky有多远滚多远  @.

鱼香肉丝:

这位聚聚到底是什么毛病

不会留点口德吗

什么样的人写出什么样的文

也难过你文里也没个好听的东西


@. @江书衍_ 杠精和ky有多远滚多远  是删评论然后在背地了骂我吗?!我要火了hhhhhhhh!江老师快看看我!快快!这次删不掉啦hhhhhhh!评论区见好不好?!江老师你太棒了!呜呜呜!真的!你给了我信心让我继续写文!!我·真·的·爱(厌)死·你·啦hhhhhh
讨厌,非要删我评论干什么啊~真是的~想怼,大胆来啊~来啊~快活啊~反正有大把时光~
来嘛~快过来怼呀~这边儿~ @.  @江书衍_ 杠精和ky有多远滚多远

啧。不来吗?呵
敢删不敢正面怼???
神奇呢。

一位网友愤怒的拿起了政治书

一个人能够说自己是深爱着一位阳光的少年,
却又在某些地方没有好好考虑,抹黑了这位阳光的少年,揪着一位文手的ooc说话,而没有改进自己的文章,我想,只有一个人吧。

一个人能够在一个同人的圈子里收获将近1600的粉丝,却不知为何大开玩笑,诋毁了一个蠢萌的羊习习和一个世界上最温柔坚强的少年,我想 只有一个人吧。

一个人可以拥有精分体质,可能是因为小时候受过侵害造成了DID现象。可是当另一个人小时候也受到了伤害,这个人的粉丝第一时间不是将心比心,而是诅咒。我想,可能收到了这个人did的传教吧。一切都是推测,若无果,上面两条确凿。

我想,只有一个人吧
可是那所谓江桥江某是也?

或许,你政治学的可能并不是太好,没关系,作为一个喜爱政治的公民来说,是时候传授一些互联网的有关知识了。

等我写完政治作业再说。

侮辱心中的白月光真的不能忍啊!我真的是……沐秋那么好!!!才不是他嘴中随便开玩笑的一个外号!沐秋是绝对不会成为一个玩笑的存在啊!
沐秋是神一般的存在!是我的天使啊!才不是口中随意说出的玩笑!好吗??
请你离全职圈远远的谢谢

转载自:怼江600的江予

人生第一次满分!!!激动!

求k.
大家好!
这里话废浧及,与亲友刚刚建了一个老年休闲娱乐群(?)
在这里,
就像是你的小花园一般,
你可以快乐的享受着聊天,
不过要注意文明哦!
群主酱依着自己的私心加了终炽两个字
其实进群审核都可以靠度娘,
没什么规定。就是闲聊的。
人少的可怜,有想应聘管理的直接私戳我就行
别惹事别吵架别发广告,这是基本要求
潦草群宣,各位勿介意
欢迎加入。

〖鬼白〗一纸请帖(番外)

*鬼灯视角描述。
*还想写个论坛体的鬼白。。。没梗。。。
』ooc预警

*点梗欢迎
(告白前片)
白泽又去花街了。
……啧,那个酒鬼。鬼灯心中不爽的想着。
他揉了揉漆黑的头发,脸色阴沉的整理好衣物,在房中度来度去,心中仍旧烦躁不减。他无奈,有无可奈何,毕竟还不确定那人是否能够接受自己的爱。

走在花街上,街边一片花灯旖旎,繁华至极。
周围的喧嚣,繁华,调笑,无不是鬼灯本就烦躁的心更加不耐。
“啧,真不知道花街有什么好玩的,引得那个酒鬼留恋在此。”鬼灯不满的呢喃着。
轻车熟路的向右一拐,看到了熟悉的店门牌和站在门前搔首弄姿的妲己。
妲己看到了他,冲他一个娇笑道:“鬼灯大人可是稀客呢,我们店中的姑娘们可都等红了眼呢。鬼灯大人是来娱乐的?还是--来找白泽先生?”
鬼灯蹙眉,微微点了点头,心中虽有疑惑但仍道:“是的,麻烦你帮我带路了。”
妲己微微一笑,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:“请吧,大人。”
跟随妲己走在店中,店中无一处不旖旎暧昧,走在廊上,满耳都是暧昧旖旎之声,调笑声,痴迷声。
不堪入耳。鬼灯紧紧眉头,心中评价道。
这时妲己停了下来,微微一欠身道:“鬼灯大人,寻芳阁到了,白泽先生就在里面。”
鬼灯微微回神,房中传来了一男一女的调笑之声,那男声低沉沙哑带着一股轻佻,正是白泽。
鬼灯在门前愣住了,这一愣,却听出了白泽的醉意。
啧,这酒鬼怎么把自己灌醉了呢?
他缓缓推开门,心上人正躺在榻榻米上,一位艺妓在一旁跪坐着弹着旖旎悱恻的暧昧小曲。艺妓抬头一看来人,便知趣地道:“鬼灯大人,您是来找白泽先生的吧。那么妾身便先告退了。”说罢,缓缓退出房外,关上了房门。
看见白泽安心的枕着榻榻米,卷翘的睫毛镀上一层柔和的灯光,顿时鬼灯的阴郁荡然无存。
他轻柔的抚摸着白泽的脸庞,眼中仿佛有深沉的海洋,温柔从眼中溢满了眼前的人。
他轻轻呼唤着,见白泽悠悠地睁开了带着水雾的眼眸,无奈地道:“神兽大人,您怎么又喝醉酒了呢?”
他见白泽一愣,带着疑惑而又犹豫的语气道:“鬼灯……你,是来找我的吗?”
他一愣,他没有想到白泽会这么问他。
他注视着白泽带着水雾的眼睛,心怦怦乱跳,抿抿嘴,毫不犹豫的吐露真心:“是的,神兽大人,我来接您回家。您这么晚都没有回家,我……很担心您。”
他垂下眼睑,不敢去看白泽的表情,是惊讶,是疑惑,亦或者是嘲讽。他害怕,害怕白泽讨厌他。
过了一会,他没有听见白泽的回答,疑惑的抬起眼,却惊讶的发现,白泽,他亲爱的神兽大人,居然哭了。
他很惊慌,他不知道白泽该怎么想他。
见白泽渐渐失去聚焦的眼眸,他焦急地喊着:白泽,白泽,白泽……
看见那人昏迷了过去,等了他熟睡后,鬼灯动了动身子,才发现衣冠全如从水中打捞出来一般,全被冷汗浸透了。
他动了动酸麻的手臂,俯身,温柔的将白泽抱在怀中,走向了桃园。
这一路上寂静至极,鬼灯的心却仿佛有一把小锤子,一下一下的敲击着。鬼灯希望这段路有天涯那么长,路的这边是鬼灯和白泽,那边是沧海桑田,那么长那么长,足够这一辈子了。
也只有自己自欺欺人了吧。鬼灯摇了摇头,妄想是不现实的,他自己也知道,望着若隐若现的桃树,他知道,这段路终将会结束。那么他和白泽呢?是从此分离还是会相伴至白头?
他希望是沧海桑田,那么他该怎么办?
他不知道。

路途迷茫无终期。
我的爱却绵绵无终及。

*终于肝完……
安逸。
超喜欢默默的柔情,或许自己就是这种不善于表达却在默默关注的人吧。
祝看的愉快。
还会有番外,不定期
本人道系,码文看缘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