浧及.

〖赤黑〗别怕,我会保护你 第一章(下)

*新手上任,虽然以前写过一些小说,但还是新手
*严重ooc,看的顺眼请鼓励鼓励;看的不顺眼,嗯,出门右转,有好文。
*强调新手啊新手,嗯喜欢的小可爱可以鼓励鼓励我吗😊?最好希望留下你的心,谢谢。

赤司将黑子抱下了楼,走向停在工厂门口的车,将黑子轻轻的放在副驾驶上,缓缓地为他系上了安全带,见黑子并没有不适,这才放心地坐在驾驶座,踩下油门。
一路上,赤司时刻注意着黑子的状况,见黑子似乎要转醒了,他柔声道:“哲也?哲也?你醒了吗?醒醒,别睡了。哲也?”“唔……赤司君?嗯?这是在哪?”黑子睁开了如碧空般清澈的眼睛,四处打量着,眼中充满了疑惑。赤司见他醒了,松了一口气,道:“这是在去洛山贸易公司的路上,等一会我们要参加一个聚会,大辉他们也在。我等会会帮你准备一件西装,你等会穿上吧。”黑子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,说:“那就麻烦赤司君了。”赤司看着黑子并没有什么异常,便道:“等会宴会上多吃点,你看你都瘦成什么样了。”黑子捏捏自己脸上的肉,一脸茫然地嘀咕:“没有啊,我不瘦啊……”赤司愣了愣,随即嘴角上扬,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。空气也似乎变得更轻快了。

30分钟后,洛山贸易公司中心一家高档服装店里。
赤司正穿着西装,靠在窗边,手指一下一下地敲打着手表,惹得店员的心小鹿乱撞。这也怪不得赤司,主要是赤司穿上西装后,更引人注目。他身着酒红色衬衫,黑色西装外套,一条黑色的领带系在衬衫上,尾端别着一朵小巧的玫瑰,黑色的西裤称托出他的修长,骨节分明的手一下一下敲打着手表,一双眼睛透露出高贵又似带着一丝慵懒。这是多么赏心悦目的一幅画啊!

这时,试衣间的门被打开了,所有人的视线随着赤司的目光转移到黑子身上,然后呆滞。赤司也一愣,随即道:“看来哲也很适合穿西装啊。”岂是适合?这身西装完完全全就像是为他量身打造的!白色的衬衫一丝不染灰尘,深灰色条纹外套紧紧贴着黑子有些瘦弱的背脊与腰线,同色的领带整齐地塞进外套里,一头如抹开乌云的湛蓝短发,清澈的双眸,因紧张而紧抿的薄唇,无不透露出眼前这人与众不同的气质——像那蓝天般清澈透明。若说赤司是禁欲高贵,那么他就是干净透明。
赤司笑道:“走吧哲也,聚会要开始了。”黑子报以微笑,道:“好的,赤司君。”
   两人乘坐电梯来到了聚会厅的门前。身后传来一声熟悉的声音“小黑子?”黑子回头一看,道:“黄濑君,青峰君 ,绿间君,紫原君还有桃井桑,你们好。”原来奇迹的世代剩下几人一起来了。黄濑一下奔过来,给黑子一个熊抱,一双桃花眼笑眯眯地打量着黑子,笑道:“小黑子,这件西装你穿着真好看!”黑子避了避黄濑的手,道:“谢谢了。”青峰也走过来,惊奇地道:“哦?哲你被救出来啦,没事吧?”“没事了,谢谢。”黑子答道。“嗯,那就好。不过你穿这西装确实挺好。”青峰难得的赞美了一下。绿间皱皱眉,道:“刚刚你是不是讲黑子被救出来了,什么意思?黑子怎么了?”赤司答道:“下午,哲也他被绑架了。”“什么?被绑架了?哲君你没受伤吧?”桃井担忧地说道。“我没事,”黑子向她点点头,“谢谢你。”赤司道:“好了,聚会也要开始了,我们走吧。”众人听了,也不再追问了,向厅内走去。

众人一走进聚会厅,便吸引了厅内所有人的目光。并不是因为一行人发色的出奇(抱歉我真的过不去这梗),而是因为他们在各具特色正装称托下,本就出众容貌更胜一筹,各色各样的小姐们含情脉脉的注视着六位男士,或是说赤司。(盯(๑•́ωก̀๑))
黑子从没如此引人注目,皱皱眉,放慢了脚步,想藏起来,可是不如愿,紫原见他要躲避,便拽住他,小声道:“小黑子要适应,不能躲。”黑子见他一副认真的样子,也就没说什么了,叹口气,心想:反正聚会都是要这样的,偶尔玩玩也不要紧。一行人来到旁边,拿了七杯酒(脑补彩虹色),聚会便开始了。
或是因为个子小,又或是长相清秀,黑子也被小姐们谈论着。他小口小口抿着酒,长长的睫毛投下一片阴影,一双蓝眼睛清澈有神,身上无不透露着淡淡的透明感,却因为这淡淡的透明感形成了黑子独一无二的气质。

聚会接近尾声,几位胆子大的小姐们,走进了他们,一位位都有着较好的容颜。打头的小姐开口道:“各位好,赤司君您好。”众人报以微笑,赤司回道:“您好,请问有什么事情吗?”那位小姐开口道:“哦,是这样的,那位碧蓝头发的青年,似乎是第一次来呢,前几次都没见过,所以就想认识一下。”黑子听到谈论自己,便抬起了头,向她点点头道:“您好,lady。我是黑子哲也。”那位小姐也微笑着点头回应,道:“您好,黑子君,我是栗本娅子。等会,要一起跳个舞吗?”黑子无奈道:“抱歉……我,不会跳舞。”那位小姐也不生气,微笑道:“没事。那我就先告辞了。”“慢走。”众人道。
等她们走远后,青峰道:“啧啧,这一个个的问个名字都这么含蓄,哲你需要多锻炼才行。”黑子无奈道:“青峰君,你就别嘲笑我了,我是第一次来这种聚会。”赤司笑笑道:“下次多锻炼锻炼,今天就先回家吧。”众人也有些困倦,同意了。黑子叫住了赤司:“那个,赤司君,你能送送我么?”赤司转头道:“嗯,可以,正好顺路,走吧。”“嗯,谢谢你赤司君。”黑子说。

回家的途中,黑子想把西服还给赤司,赤司却摇摇头,笑着道:“没事,就当送你的纪念礼物好了。”黑子拒绝不过,也只好收下了。
到了黑子家楼下,黑子笑着向赤司道谢,说:“我今天很开心,谢谢了赤司君,晚安。”赤司也想他摆摆手,注视着这身影消失在门后,轻轻地说了句:“晚安,哲也。”

未完待续

评论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