浧及.

〖鬼白〗一纸请帖(上)

*前天做的梦改编了一下
*ooc是有的……别在意
可能有花吐症设定,嗯,就这样,如果觉得还可以的,请留下关注和红心,谢谢。那么,我们,开始吧!

(一)
白泽患上了病。名为相思的病。
每当苦涩的花瓣从口中划过,又被硬生生的吞下去,苦涩蔓延在口中,他便不自觉的思念祁那个人,鬼灯。

不知何时,那人的一喜一怒,一个眼神,一句话,甚至只是一个背影,便毫无防备的钻进了白泽的心田,在这片微暖的土地上,硬生生的扎根,不容一丝抗拒,霸道的,占据了他最温柔的部分。

白泽仍是像往常一样,开店做药,下了班就去花街找小姐姐玩乐。

或许只有在酒精的催眠下才能不受那个人的控制吧。白泽如实想着。于是,每次苦涩的花瓣折磨着白泽时,他便把自己灌醉。

效果不佳。

那个人仍然会出现在面前,用着白泽从没听过的温柔语气责备着他。或许,上天看我太可怜了吧。才赐予我在梦境里感受到他的温暖。

白泽托着昏涨的头,心想:既然是梦,那就可以稍微放下平日的尖刺,至少,至少在梦里和他好好相处吧。

于是,他呢喃出声:“鬼灯……你,是来找我的吗?”他看到那人愣了一下,心中冷笑:原来……在梦里也不允许他对我温柔吗? 却不想,那人微微抿起嘴巴,眉眼温柔的对他说:

“是的,神兽大人,我来接您回家。您这么晚都没回家,我……很担心你。”

这次白泽愣住了,心想,这个恶鬼是说,他担心我?他又回味了一遍鬼灯的话,一股不知名的暖流流经全身,包裹着他的身体。

咦?好奇怪,什么东西滑落了,温暖的,湿湿的。咦?那只恶鬼为什么皱起了眉头?是因为我吗?好开心啊……

意识渐渐迷糊,只能听见恶鬼的焦虑的声音在一遍遍的喊着他的名字:白泽,白泽,白泽……

(二)
睁开充满倦意的眼睛,脑袋还有着宿醉后的晕眩,四周看了看,是自己的房间。

想起昨日的一幕幕,是梦吧……那只鬼,不可能对他如此温柔。啊,真羡慕他未来的女朋友……

白泽胡乱想着,突然感到心酸。整理头发,穿上衣服,习惯性摸了摸右耳上的挂穗。然后走出房门,便被桃太郎扑了个满怀。

桃太郎手上拿着一份赤色鎏金的卡片,满脸惊喜地扑过来,边扑过来,边宣布一个消息:

“白泽先生!鬼灯先生要结婚了!这是请帖!”

心酸转变为心痛,似乎是有一把生锈的刀子,一下一下地割着他的心。他如同坠入深深的海洋,冰冷的海水刺激着他的神经,一遍一遍的提醒他:鬼灯,要结婚了。

周围的声音似乎消失无踪了一般,只看着手上刺眼的金色和桃太郎担心的面容。

啊,他想,我的手不能颤抖,这只恶鬼终于有了心上人,一定是一个漂亮贤淑的小姐姐呐,我还要去给他送礼呢,可是,可是 ……

为什么会不甘心呢?

他问自己,是因为自己还没开始积攒勇气告白,就已经被他人先得到他的心了吗?还是明知道自己这情感不能显露在阳光下,却仍想着他,思念着他……喜欢着他吗?

是什么滑落脸庞,如此冰冷,如此……令人窒息

(三)
把自己关在房间中也有一天了。除了桃太郎来敲过他的们,给他送饭,就没有谁来过了。

那只恶鬼,也没有来。

我是在期待吗?白泽心中冷笑,现在那只恶鬼还要布置婚礼呢,再说了,再说了……

这个恶鬼不喜欢我。他,讨厌我啊。
这也没办法,不是吗?既然如此,又何必自欺欺人,沉迷于幻想呢?

白泽苦笑着走到桌边,看着书桌上精致的红色卡片,一股力量吸引着他,他迫切的想撕毁它,自私的禁锢着自己,自私的骗自己:没事的,你还有机会,他没结婚。

颤抖地拿起卡片,却下不了手,只得颤巍巍地拉出中间的附页,缓缓抽出来。慢慢的,时间,地点,都出来了,只剩下那对新人的名字,白泽似乎不想再拉下去,但是内心虽抗拒,但手却不由自主的拉了出来,他定睛一看——只有新郎那写着“鬼灯”,但新娘的地方却是空着。
这是怕自己的夫人遭到舆论吗?白泽苦笑。罢了,也不是什么要紧事,娶便娶吧,难道我还能阻止你不成?

修长白质的手抚上那鎏金的字体,一遍一遍的描绘着心上人的名字,永远不会停下,永远不会凝息——如同我的爱。

水珠滑落脸庞,滴落在卡片上,连同嘴中苦涩的花瓣,在卡片上交融,凝固……

——未完待续

评论(3)

热度(4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