浧及.

〖鬼白〗一纸请帖(番外)

*鬼灯视角描述。
*还想写个论坛体的鬼白。。。没梗。。。
』ooc预警

*点梗欢迎
(告白前片)
白泽又去花街了。
……啧,那个酒鬼。鬼灯心中不爽的想着。
他揉了揉漆黑的头发,脸色阴沉的整理好衣物,在房中度来度去,心中仍旧烦躁不减。他无奈,有无可奈何,毕竟还不确定那人是否能够接受自己的爱。

走在花街上,街边一片花灯旖旎,繁华至极。
周围的喧嚣,繁华,调笑,无不是鬼灯本就烦躁的心更加不耐。
“啧,真不知道花街有什么好玩的,引得那个酒鬼留恋在此。”鬼灯不满的呢喃着。
轻车熟路的向右一拐,看到了熟悉的店门牌和站在门前搔首弄姿的妲己。
妲己看到了他,冲他一个娇笑道:“鬼灯大人可是稀客呢,我们店中的姑娘们可都等红了眼呢。鬼灯大人是来娱乐的?还是--来找白泽先生?”
鬼灯蹙眉,微微点了点头,心中虽有疑惑但仍道:“是的,麻烦你帮我带路了。”
妲己微微一笑,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:“请吧,大人。”
跟随妲己走在店中,店中无一处不旖旎暧昧,走在廊上,满耳都是暧昧旖旎之声,调笑声,痴迷声。
不堪入耳。鬼灯紧紧眉头,心中评价道。
这时妲己停了下来,微微一欠身道:“鬼灯大人,寻芳阁到了,白泽先生就在里面。”
鬼灯微微回神,房中传来了一男一女的调笑之声,那男声低沉沙哑带着一股轻佻,正是白泽。
鬼灯在门前愣住了,这一愣,却听出了白泽的醉意。
啧,这酒鬼怎么把自己灌醉了呢?
他缓缓推开门,心上人正躺在榻榻米上,一位艺妓在一旁跪坐着弹着旖旎悱恻的暧昧小曲。艺妓抬头一看来人,便知趣地道:“鬼灯大人,您是来找白泽先生的吧。那么妾身便先告退了。”说罢,缓缓退出房外,关上了房门。
看见白泽安心的枕着榻榻米,卷翘的睫毛镀上一层柔和的灯光,顿时鬼灯的阴郁荡然无存。
他轻柔的抚摸着白泽的脸庞,眼中仿佛有深沉的海洋,温柔从眼中溢满了眼前的人。
他轻轻呼唤着,见白泽悠悠地睁开了带着水雾的眼眸,无奈地道:“神兽大人,您怎么又喝醉酒了呢?”
他见白泽一愣,带着疑惑而又犹豫的语气道:“鬼灯……你,是来找我的吗?”
他一愣,他没有想到白泽会这么问他。
他注视着白泽带着水雾的眼睛,心怦怦乱跳,抿抿嘴,毫不犹豫的吐露真心:“是的,神兽大人,我来接您回家。您这么晚都没有回家,我……很担心您。”
他垂下眼睑,不敢去看白泽的表情,是惊讶,是疑惑,亦或者是嘲讽。他害怕,害怕白泽讨厌他。
过了一会,他没有听见白泽的回答,疑惑的抬起眼,却惊讶的发现,白泽,他亲爱的神兽大人,居然哭了。
他很惊慌,他不知道白泽该怎么想他。
见白泽渐渐失去聚焦的眼眸,他焦急地喊着:白泽,白泽,白泽……
看见那人昏迷了过去,等了他熟睡后,鬼灯动了动身子,才发现衣冠全如从水中打捞出来一般,全被冷汗浸透了。
他动了动酸麻的手臂,俯身,温柔的将白泽抱在怀中,走向了桃园。
这一路上寂静至极,鬼灯的心却仿佛有一把小锤子,一下一下的敲击着。鬼灯希望这段路有天涯那么长,路的这边是鬼灯和白泽,那边是沧海桑田,那么长那么长,足够这一辈子了。
也只有自己自欺欺人了吧。鬼灯摇了摇头,妄想是不现实的,他自己也知道,望着若隐若现的桃树,他知道,这段路终将会结束。那么他和白泽呢?是从此分离还是会相伴至白头?
他希望是沧海桑田,那么他该怎么办?
他不知道。

路途迷茫无终期。
我的爱却绵绵无终及。

*终于肝完……
安逸。
超喜欢默默的柔情,或许自己就是这种不善于表达却在默默关注的人吧。
祝看的愉快。
还会有番外,不定期
本人道系,码文看缘分。

评论

热度(2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