浧及.

〖鬼白〗一纸请帖(下)

*接着上面来
*ooc常有,但小心心也要常有❤️
*喜欢双击和关注
有花吐症设定,两人互相暗恋。接受的话,我们继续。

(四)——我还是喜欢你,就像风走了八千里,不问归期。

第三天的夜晚即将来临。白泽看着越来越接近的日期,十分失落,烦闷的感觉吞噬着他。

为什么会如此期待那只恶鬼来看我?是依然有着一丝希望吗?
呵。白泽心中冷笑。不可能的吧……反正他最讨厌的人就要逝去,任谁都会不由自主的心情愉悦吧。

忘了他吧。

虽然这么想着,可是为什么,为什么当花瓣滑落脸庞连同心酸的泪,还是会想起他,思起他,念起他呢?

果然深陷其中啊……也罢了。我命虽由我不由天,但,毕竟是神兽呢,无法抗拒呢,这刻骨铭心的情感。
这大概是我这一生最想要的却最荒唐的事吧。

苦笑着,花瓣又随着剧烈的咳嗽滑落,落在苍白修长的手上,多么刺痛,多么念他啊……

窗外的樱花也开了,幽香阵阵,泠泠的月光笼着他苍白的背影,与一地血红的花瓣。他好似那开罢了的华花,短暂的一生所爱,却付诸东流,无能为力。如华花遇了秋,也终将落罢。

白泽托着无力的身子,神色暗淡地坐在床上。安静的听着窗外这一切,无果,无望。

月色渐渐爬上了树梢。
也不知过了多久,久到白泽以为他已经回归天地时,窗外的草地上想起了脚步声,很轻,很轻,似乎不想打扰他。一个人修长的身影也随着愈来愈近的脚步声,愈来愈近。那人停在了窗前,凝望着白泽。

白泽并不想抬头望他,但是那炽热而温柔的目光笼着他,让他无处可藏。他不得不沙哑地开口道:“这位先生,请你不要来劝我,我不想出去,若你有什么事情,去店中找桃太郎吧。”

那人没有搭话也没有动,只是更加温柔的凝望着他。
白泽正要不耐地抬头,那人却从背后抱住了他,熟悉的气味和暖阳般的温度包裹着白泽,下一刻那人就对上了白泽惊慌的眼神。是啊,多该惊慌,那来人,是鬼灯啊。

鬼灯深情又怜惜地凝望着他,直到白泽不得已将视线转开,用着低沉略显沙哑的嗓音说着:“……神兽先生,我来接你了。”

白泽心中胡乱想着,只听见自己开口道:“你……来找我干什么?不应该去布置婚礼吗?”说完,他又一阵心痛。

鬼灯忽然郑重地凝望着他,他将白泽拉到窗棂边,跪了下来,然后又缓缓地,轻轻地,仿佛在触碰最美的事物,从衣袖中捧出了一束鲜花,月见花。小巧的花瓣与月光莹莹相印,透明的水珠垂落在透明的花瓣上,正如那份一直被藏在心底的爱意——纯白又透明。

白泽愣住了,心跳声逐渐增大,他知道这种花的花语
——默默的喜欢你。他不知,自己该如何。便听见那人温柔至极的情话:“白泽先生,我喜欢您。请嫁给我好吗?”
那温柔的眼神,至深的情话,连同这眼前的人,窗外洁白美丽的月光,窗外飞扬的萤火虫……无一不触动这白泽的心。

他听见自己的心跳随着那人的呼吸一起一伏,脑子如同乱麻一般,他看见自己伸出了双手,接过那纯白吐芳的花朵,接过那人的心意。泪珠滑落,双手紧握。

那人的唇附了他的,冰凉的,又十分温暖,心脏声交杂在一起,喘息声交缠在一起,如同那二人的爱意,缠绵牵眷。
纯白的花瓣飞舞,星星萤火点缀夜色,月光流落幸福的泪珠,如同那般配极了的二人。

默默的,就是我的爱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ok啦终于完结……拖文一个月也是没谁了吧……
双手奉上
我认为特别特别美好的故事吧。
应该会有番外。
我等修仙人等会首先看到吧。(误)

评论(8)

热度(36)